<track id="wryku"></track>
<optgroup id="wryku"></optgroup>
      <p id="wryku"><dd id="wryku"><center id="wryku"></center></dd></p><p id="wryku"><i id="wryku"></i></p>
    1. <ol id="wryku"><blockquote id="wryku"></blockquote></ol>
    2. <span id="wryku"><blockquote id="wryku"></blockquote></span>
    3. <sub id="wryku"></sub>
        當前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 機關動態 正文

        在平凡崗位中奉獻

        來源:長江水利網 時間:2019年08月03日

        匯報人:長江設計院機電工程院熊為軍

        2006年,我畢業于武漢大學電氣工程學院高電壓與絕緣技術專業,同年進入設計院機電院。這一年,國家鼓勵有條件的企業“走出去”,實施對外投資和跨國經營。設計院積極響應“走出去”戰略,開啟了國際化的新征程。我也開始了自己海外項目的旅程。10余年來,每年平均一半的時間主要工作在非洲、東南亞和南美地區的十多個國家的項目工地上。

        2008年10月3日,國慶假期尚未過半,我作為第一批技術人員被派往赤道幾內亞,開始進行吉布勞輸變電項目現場設計工作。當工程進入到施工終勘階段時,需要電氣設計人員對每條線路的路徑、沿線交通、重要跨越建筑物等都充分了解,這意味著設計人員必須進行野外勘測,熟悉沿途地形地貌。

        漫長而艱辛的線路野外調查開始,白天步行十幾公里進行線路調查,時而穿梭在茂密的叢林,時而行走在遠離公路的村莊,時而得遭遇遍布毒蟲且充滿危險的沼澤地。

        路途中,餓了就吃面包棒子,渴了就喝幾口水,然后繼續趕路。任憑汗水與疲憊爬滿身體。晚上,繼續加班整理,與其他專業的同事一起協商,優化工作流程,提高工作效率,保證了施工進度和質量。

        兩年后,當我因工作原因再次返回奮戰過的土地時,印象被徹底顛覆了。那晚,飛機抵達首都馬拉博上空時,我看到的不再是一條孤零零亮燈的機場跑道,而是一個流光溢彩的城市夜景,公路、高層建筑、居民區和整個城市都披上了暖黃的顏色。

        從機場到駐地約30分鐘的車程,一路看到的是高速路兩旁發光的路燈和一個充滿熱鬧的現代化城市。

        那一晚,我失眠了!新時期的長江水利人,用辛勞、汗水、拼搏和努力,輸出長江方案和長江智慧,造福赤道幾內亞,為馬拉博注入了無窮的活力。

        作為中國水利人,我深感無比的自豪。

        2009年底,剛從非洲回國的我,挑起了緬甸伊江上游水電項目輸變電項目部的副總工程師的重擔。經過緊張的工作籌備后,2010年大年初四,與家人依依不舍的辭別,我與3位同事毅然飛往了緬甸。

        一去就是3個月,戰亂、疾病、林深茂密、毒蟲橫行,見慣了苦難也就不那么心怯,經歷了風雨也就無所謂風雨,我們咬著牙,一切困難都被我們踩在腳下,按時提交了伊江項目電源電站送出工程架空線路的現場設計成果。

        還記得6月初的緬北,正值雨季,瓢潑大雨能連續下一周。每天6點起床,冒著大雨與同事穿過山林,去山頭的鐵塔開展驗收,夜晚回到營地還要參加安全值班巡夜。就在工作完成且準備回國之際,一場意外“中斷”了返程。

        當時,緬北地方武裝與政府軍再次發生沖突,安全形勢惡化。我們回國必經的兩處橋梁已被破壞,陸路交通中斷,來自設計、施工、業主單位的30多人均被困在了施工單位營地。

        營地位于一個山頭,沖突期間,營地食堂和倉庫都曾被流彈光顧,食堂的玻璃門也全部被擊碎。這些“劇本式的鏡頭”畫面,就實實在在發生在我的身邊。聽著槍聲、爆炸聲,我們每一個人都在相互鼓勵,相互取暖,積極采取安全措施保衛自己。

        我是共產黨員,我站了出來,主動擔當。因為,年輕的我,經歷過類似的武裝沖突,經歷過類似的爆炸撤退,我知道此時此刻,是自己海外經歷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我請施工單位的同事將五星紅旗懸掛在營地的最高處,我配合參建各方完善營地安保方案,我安排并參與每天的夜間巡邏。

        最終,全體人員在濕熱多雨,炎熱無電的施工營地,苦苦地敖了30多天,等到了騰密路重新通車后,才成功脫離險境。

        設計院這個大家庭,還有許許多多長期堅守工地,堅守海外項目現場的同事,我只是海外開拓者中的普通一員。這些年,我們砥礪不輟,暮鼓晨鐘,是新時代水利精神的繼承者,在點滴的平凡的工作中積極踐行著長江水利人的擔當。

        2013-2015年,我開始參與海外輸變電項目的市場開拓,從一名純技術人員歷練成集技術與經營能力于一身的復合型人才。

        期間主要負責對莫桑比克、肯尼亞、喀麥隆、津巴布韋、塞內加爾等國開展項目投標和前期跟蹤,并配合總包方簽訂了莫桑比克、肯尼亞和喀麥隆等輸變電項目的EPC合同,逐漸成長為海外輸變電市場的專業帶頭人。

        2016年5月,根據組織安排,我再次作為開路先鋒,擔任科特迪瓦電網發展和改造項目副總工和現場設代處負責人,開始施工設計階段的現場設計和現場服務工作。

        從設代處從無到有的設立,到設計成果的技術管理和審核;從施工設計階段各專業的協調和流程優化,到配合科方業主進行設計成果的審查;從對現場高疾病風險的判斷,到安全緊急事件的應對,之前的海外項目積累的經驗,幫助我保證了項目施工前期的持續推進,贏得了業主和總包方的贊揚與好評。

        2017年,由于長期高強度工作,導致我咳嗽久治不愈,項目部領導和現場醫生以及其它參建方均多次要求我提前回國檢查和治療。

        他們的好意或者命令,都被我“拒絕”了。

        因為,項目正處勘察設計的高峰期,我擔心自己走了對現場工程進度帶來較大的影響,并且影響長江水利人在海外履約的聲譽。我告訴自己,我不能當“逃兵”,要扛起敢吃苦、敢擔當的大旗,為長江水利人爭光!為新時代的中國水利人爭光!

        在我的一再堅持下,各方同意了我的懇求。就這樣,在持續的咳嗽聲里,我又堅持工作了5個多月,階段性工作完成后,應現場醫生的強烈要求,于2018年初回國做進一步診斷和治療。

        那次回國后,又遇到了最大的一次家庭危機。由于科特與國內有7個小時的時差,每天合適跟家里聯系的窗口時間只有當時時間上午10點-11點,由于正好是工作時間,由于咳嗽我也不希望讓家里人知道后擔心,因此很長時間沒有跟妻女視頻。后來妻子還是從長江醫院的醫生知道了我咳嗽并長期服用激素控制病情的事,回國見到因為激素副作用微腫的臉,情緒很激動,認為我不僅管不了孩子,連自己都照顧不好。后來花了好長時間“曲線救國”,通過把6歲的女兒哄好后才化解了這次家庭危機。的確,面對家庭,我十分虧欠,因為“所謂責任,就是不辜負信任,對家人而言,我卻不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是一個一直缺位的人。期望以后能更好的平衡工作和生活,不做那個一直缺位的丈夫和父親。”

        工作以來,在領導和同事們的幫助下,2次獲得長江委優秀共產黨員,1次湖北省直屬工委優秀共產黨員,1次設計院勞動模范,2次設計院先進工作者。參與的項目也獲得過湖北省優秀工程設計二等獎。打開GOOGLE地球,在上面看到我們長江水利人設計的方案,給世界上更多的地方帶來光明,也是除了榮譽之外最讓我感到幸福的工作成就感。

        個人榮譽和工作成績的背后,是我們這代水利人的幸運,正是祖國的強大,才讓我們趕上了好時代、新時代,我們能沿著“一帶一路”走,可以更多更好地讓長江智慧來點亮世界、造福人類。想到這里,我知道,我們的腳步永不會停歇!

        責任編輯:劉霄
        這個用來記錄和顯示點擊數:
        色哥哥电影院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長江水利網